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黄骅新鲜事 >> 新区文化 >> 正文

齐家务与“燕王扫北”的传说,原来齐家务村名竟是这样来的!

我要评论 来源:黄骅信息港  2015-3-26 23:24:58   浏览次数:

说到齐家务,就得先说说这庄名的来历,关于村名,还有这样一个传说,明朝永乐皇帝未登帝位之前,封为“燕王”,就是现在北京这个地方,为了与朱元璋的孙子朱允汶争夺天下,沿着黄河流域一带来回征伐,这就是有名的“燕王扫北”的传说,据说有一次燕王的军队路过此地,被漫天大雾遮掩的严严实实,燕王的军队看不到这个村庄了,所以就逃过一劫,平民百姓免除了“屠村”之灾,得以存活,所以后来人们就给这个村起了个名字叫“起家雾”,后来不知是谁,哪位老祖宗就定名为“齐家务”。

据地方志考证,但凡每个村在立庄名的时候,总得有个缘故,也有以姓氏立村的,也有以典故立村的,更有随心所欲,就是那么一叫,这个村的庄名就有了,推算上去,这位立庄名的老祖宗也许是个文盲,没多少文字知识,可是叫长了,也就习惯沿袭下来了,你如果乍一改过来还有些接受不了,比如前些年给后齐南起了个名字叫“永仁”,可是过了没多少年,人们就又把它给改正回去,人心的接受也是一个循序渐变的一个过程。

可是据我的考证,齐务这个地方,包括周围的村庄,还差不多都是由“永东”年间以后陆续从各地迁来聚集的,比如齐务这几个大姓包括袁姓,王姓,刘姓以至更后来的几个姓氏差不多都是这个时期以后的日期,据各村的村志记载,都是在明成祖朱棣“登基”之后由山西“大槐树”下开始由官府大量往内地移民过来的,“永乐”皇帝继位是1403年,到现在已经600年不到,如果说在燕王扫北以前便有了这个村庄,恐怕有些从理论上站不住脚,从各族族谱乃至家谱来看,齐家务是在明成祖登基之后,由于以前的“扫北”造成了南北战争线路上的荒无人烟与不“闻鸡犬之声”,到后来由山西地方大量移民是很有关系,这样说来,很多家族的祖籍是山西人,这一点倒是可以肯定,至于“燕王”扫北起的大雾把村庄遮蔽了,就有些传说的性质,我倒想起了《论语》中的一句话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不是与这里边有无文才联系,我不敢说,我只知道在去沧州的西边路上,还有一个村名叫“齐家务”是不是巧合就很难说了。

但我相信后者而不是前者之说,因为后者充满了文化底蕴与详和,前者只是充满了一种封建帝王的杀戳和对人民大众的一种恐惧与摧残,也显得一旦改朝换代之际的时候,使战争机器换来了政权。

据说,齐家务村有位杨姓的盲老人,是位已经离休的老干部,说起齐家务的历史和故事,如数家珍,好多故事都埋藏在老人的心底,如想掘出老人的故事,就象挖出一桶金,可惜我离老人住得太远,无缘听得好多动人故事,只好顺着自己的思路一条道走下去。

要说齐家务,第一条麻索的线头当属袁家,袁姓崛起究竟起于何时,现在没人能说的清,听老人们说,老袁家财大势大,财富有多大?有老人们说老袁家在过去挂过“双千顷”牌子,这个牌子在过去可不是轻易就可挂上的,因为它代表了一种夸耀,炫耀的背后也许可以隐藏着一个祸根,反正在那个年代,有人说,无论你走出多远,一问种地的,回答是种的是老袁家的地,走渴了,喝口水,人爱会告诉你这是老袁家打的水井,据说周围几十里地,甚至上百里地都是袁家的势力所在,他家的佃户村多达几百个,也许有的年轻人要问:“什么是佃户村?”,其实佃户就是没有自己的耕地,种的是向人家租来的地,不论收成好坏,每年都得向地户们交租子,地租是分成的,既可以让租地的人活着,有地出租的人家还得过着不劳而获的生活,这就是解放以后划分出的阶级,这里的地主就是有地出租的人家,那租地种的自然就叫“贫下中农”了,最低层的干脆就叫做“雇农”,就是家无寸地,专给人家种地的人家。

现在的官员们或者是富翁,为了可以保住自己财势的长远,得费尽心思在找到一个或几个门当户对的靠山,这样你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总有可以给你遮风挡雨的庇护,袁家在过去也当然走的是这一套,据说袁家当年在势盛的时候,有名的“南皮张”和他家是世代姻亲,“南皮张”又是谁,当然是名躁一时的权倾朝野的张之洞,那在清朝时是赫赫有名的才子,直到现在一提到张之洞,妇孺皆知,当然孩童们知道只是从电视剧中得到的。

袁家究竟是怎样发家的,是从哪个朝代发家的延续了多少代?这些都无从查考,只知道有位叫袁香岩的,解放后被共产党枪杀的,还有一个叫袁XX的,解放前逃往台湾,三中全会后,阶级斗争“熄灭”了,袁XX趁着刚熄的余烬,踏进了齐家务,这次回来,据说从乡里到省里,都对他接待的规格待遇给得很高,的确也让他感动了一把,是不是“老泪纵横”了,这个倒没人说。

把话还提到从前,其实袁家正根,就那么几户,剩下来的不是落第子孙,就是曾经阔气过,但到了不肖子孙手里家业败落了,得了个“穷袁”的称呼,也成了替袁家杠活的佃户,用 鲁迅先生《阿Q正传》中的一句话叫:“你也姓袁么?你也配姓袁?”赵财主说过的话,用在这里也许正合适。

听现在健在的老人们说:“解放前的齐家务是用土围子圈起来的,围子门口都有团丁站岗,那时候十家养一杆枪,轮流站岗,不论是土匪队伍,还是国民党军都从来没攻破过围子门,倒是后来的八路军,不知怎么地把围子门打开了,解放了齐家务,这才使袁家败了势。

就是现在,你只要寻找袁家的踪迹,仍然可以在很多地方找到袁家的住宅是一大片青砖房,座落在齐家务的中心位置,是全村的最高点,院落很大,中心广场位置修筑了一个大戏台,那是袁家人看戏的地方,一直旺盛了不知多少年,解放后,所有的宅院都成了区公所驻地,据说最初的齐务区管辖区域很大,就连现在已经划归天津大港区太平村和沙井子一带都曾归齐务区管辖过。

后来,这片地方又成了齐务公社,和齐家务乡政府办公的地方,据老人们说,八路军没住进来以前,这个院里晚上很少有人敢进去,原因是很多人都在这个院落的屋子里看到过“吊死鬼”,所以胆小的人才不敢进,这让人想起了《红楼梦》中的贾府,但凡有了权势的人家也许都是千篇一律的套子,所谓炙手的财势,就会烧得富人们不自觉的锻造得走了形,不等他自己发威,也许是那些穷得挺不起腰杆子的人们,早就在他们面前垂下唯唯喏喏的头颅,因为人穷了是没有骨气可言的。

解放后,“打土壕,分田地”,袁家的所有土地分给了那些缺地或无地的农民们,那些从前的佃户村,也随之土崩瓦解了,从前是给袁家地主种地,到这时,这些土地就全归了这些农民,连土皇帝标志的围子也都拆除得没有了踪影,人们可以自由出入,再没有了站岗和盘查,住在齐务的人们真正从心里感到了一种解放了的欢快。

后来为了行政上的便于管理,齐务一个村分成了四个自然村,再加上邻近的大、小王庄,这样就六个村连成了一片,初时各个村还有象是有一道明确的界线。

后来,随着住宅不断扩建,地界、村界都模糊了,最初的范围,竟到现在外来人想在这个村落里找到一户人家,就连生长在这个大村的人们都很难说得清楚。

既然六个村都连成了一片,那连洼种地的现象就自然形成了,有时候,同一块地上的户都不是同一个村上的人家,只不过地名在几个村的叫法都不尽相同,地同村籍不同的农户在一起劳作时的互相帮助,互相照顾的亲热程度,就是同一个村子的人也未必享受得到。

每年的元宵节,是这几个村子团结的最高峰的时候,明亮的月光下,熠熠生辉的路灯下,到处都闪烁着欢庆元宵人们的身影,这些村子的人们都联合起来,跟在土艺术家后面奔跑,一边看着升空的焰火,一边听着震耳的鞭炮炸响,他们在迎送着新春,又在迎接着又一个充满了期盼的来年,这种欢乐不知起始于何年,也没人敢断定,它在哪年可以结束。

这就是发生在齐家务村的故事。

关注黄骅渤海在线二维码,获取黄骅最快,最新的新鲜事/家乡摄影美图/黄骅微电影/黄骅房产楼盘信息/求职招聘信息/ 渤海在线二维码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