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黄骅新鲜事 >> 新区文化 >> 正文

动听黄骅|《女人茶》:一部关于黄骅人八十年代记忆的小说(一)

我要评论 来源:阳光黄骅  2017-8-1 15:24:25   浏览次数:

阳光粉儿们,从今天开始,阳光黄骅推出“ 动听黄骅 ”系列栏目,每周末将为大家奉上一篇暖心的有声文学,听听黄骅人讲述黄骅这片土地的故事。悠闲时光,品上一杯清茶,放空身心,让各种温情,娓娓道来。今天推出的是本市女作家吕振杰的小说《女人茶》。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声音

作者| 吕振杰  演播 | 李东君


七姐妹,她们相遇相知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一所普通中学,她们正值青春最美好的时光,她们有着水晶般纯真的性情,她们比亲姐妹还亲,比手足还近。这些天真烂漫的女孩,当她们走出校门,面对社会的芜杂与风雨阴晴的变化,她们对友情有着怎样的诠释?她们对爱情有着怎样的选择?她们对生活又有着怎样的理解和追求?令人怀想的友情,苦涩无悔的青春,所有那些纯粹而美好的事物……     



      公元一九八八年,在中国辽阔的版图中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小城市,名叫龙城。龙城市区不大,是一个临海城市,辖区内除了占有一半以上的农村人口,还有一部分渔民。龙城二中坐落在市区的西南角,属于一个普通中学。高三(32)班是文科班,以后大家所要见到的书中主人公全部在这个班上。这群生活在临海小城普通中学的高三女生们,她们今后的生活,会给大家讲述一个个怎样的命运故事?这些出生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女孩子,当她们走出校门,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和人生变故,她们对生活又有着怎样的理解和追求?

       女人如茶,这茶的韵,定要慢品。


     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高考了,刚升入高三,学习空气便骤然紧张起来。这也难怪,在这个文凭吃香的年代里,不管是大海的儿女、黄土地的子孙,还是非农业的后代,能够考上大学,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梦寐以求的。更别说某些同学本来就志向高远,而上大学是实现其志向的必经途径了。当然,对于一小撮的人来说又得另当别论。望着那些用功的同窗,他们半羡慕半自嘲地引用朱自清先生的话说: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天是星期二,上午第三节课是32班的同学们升入高三以来的第一堂体育课。大家显得很兴奋,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上一场,更重要的原因是那个新调来的体育老师。他的名字叫高默生——高大、沉默而又富有生气,人送美名“阿兰德龙”。特别是他打得一手儿好篮球,听说还是国家级裁判呢;又能弹得一手儿好吉它,就更加令人敬佩!当翟子明站在凳子腿上,眉飞色舞地向同学们讲演高老师的这些个人档案的时候,班里发出一声接一声的欢呼。

      上课铃一响,同学们就像受惊的鹿群呼呼啦啦地奔到操场上,躁动不安地乱成一团。

        “快按高矮个儿站好!”体育委员李尧舜高声叫道。

        “快点,同学们,咱们得给新老师留个好印象。”班长司马秋也帮着整队。

        翟子明在人群中拉拉这个,推推那个,穿来穿去,像条泥鳅。

        “哎,翟子明,你是怎么回事儿?”李尧舜急得脸上冒汗了。

        “我愿意这样啊?我又看不见自己有多高,知道站在哪里?”

        “哎,同感!同感!”白野随声附和。

        同学们“哄”地一声大笑起来。

        “你们两个站出来!”

        同学们的笑声在一声断喝中断了尾巴。

                               


    站在队伍面前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一米八几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怒容,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威严。勿庸置疑,这就是同学们所神往的“阿兰德龙”了。

       “这回惨了。”白野轻声地说。

       “别怕,有我呢!”

       同学们眼看着翟子明迈着小碎步一溜烟儿地走到“阿兰德龙”面前,突然优雅地道了一个万福说道:“如有不妥之处,请先生多多赐教!”队伍中立刻迸发出一阵哈哈的笑声。

       “别笑了!你们两个走吧。”高老师推出左手朝向大家,挥动右手指向翟子明和白野,极像一名交警在指挥交通,或者说更像是一名裁判员在指挥一场篮球赛。但同学们没有继续发挥他们的想像力,因为他们发现:高老师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

       “老师要……要我们怎么样?”翟子明结结巴巴地问,她不明白事态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一步。

       “非常遗憾,这堂课你们不能继续上了!”

       “高老师,问题有这么严重吗?我们好不容易盼到一节体育课。”白野皱起了眉头。

       “是啊,同学们上一节体育课容易吗?”高老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红了脸的翟子明气呼呼地拽起白野的手,向教室的方向走去,“同学们,我叫高默生,今年由我来担任你们的体育教师,希望大家以后一定要遵守课堂纪律……”听到身后传过来的声音,她气愤地把一块土坷垃踢出去,看着土坷垃的“尸体”在不远处四分五裂,她的脸慢慢变成一朵绽放的花朵——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哎,我想起来了,他不叫我们上我们自己上,走,白野,跟我到校外练长跑去!”她手上一用劲儿,白野禁不住打了个趔趄。

       “别,别,你是咱们学校的长跑冠军,跟你跑还不得累死我呀。”白野本能地抽出手。

       “看你说的,如果你死了,我还能活下去吗?我跟在你后面还不行吗!”翟子明老鹰抓小鸡似的抓住白野,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等她们气喘吁吁地走进校门口,已经又变成两只快乐的小鸟了。

       “俗语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个高老师……”白野摇了摇头。

       “我倒觉得他有点男子汉的气概。”翟子明大大咧咧地说,“哎,白野,你看他们正在分头活动呢!”她突然又高叫道。

       操场上,同学们有的在打篮球,有的玩排球,还有的在跳绳,高老师在人群中走来走去。“那不是孙玉兰吗,她怎么向教室跑去了?”白野碰了碰身边的翟子明。

       “走,我们去看看!”翟子明一边追一边喊:“玉兰!玉兰!”

        孙玉兰头也不回地奔向教室。

       “孙玉兰怎么了?”白野边跑边问跟上来的肖秋颖。

       “哎,这个高老师……玉兰怎么可以打排球呢?可是他对玉兰说如果连排球都不能打,以后就别再去上他的课了。”

       “真是蛮不讲理,以后走着瞧!”翟子明回过头来愤愤地望着肖秋颖。

       “我们还是赶快去看玉兰吧!”肖秋颖愣了一下,然后着急地说。

       孙玉兰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轻轻地说道:“从今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上体育课的权力了。”

        望着空了一只袖口的孙玉兰和站在一旁红了眼圈儿的肖秋颖,白野皱着眉头把头扭向一边。

        “我找他评理去!”翟子明大叫了一声就向教室外冲去,刚到门口又折了回来。

        “还挺富有同情心的嘛。”站在教室门口的高老师面无表情地说。

        “哼!”翟子明掉过头去咬字不清地说道:“冷血。”

        “翟子明你来一下!”高老师威严地说。

 

                       

       

      孙玉兰是一个性格爽朗的女孩子。皮肤白净,目光清澈;说话干脆,办事利落。她的左臂上总是戴着一只套袖,有一次她告诉大家一件怪异的事情。这件事要从她母亲十九年前的一个梦说起。在那个梦里,她的母亲梦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送给自己一只可爱的小白鸡,只可惜它断了一只翅膀,心中正在疼惜,她就醒了。就在第二天,孙玉兰便出生了,那年正好是鸡年,而她也恰恰是一出生便少了左小臂。大家听后又惊奇又惋惜。“大概是天要降大任于斯人吧。”那天孙玉兰叹了一口气,目光炯炯地留给大家这样一句话。

      两个星期过去了,孙玉兰始终没能去上体育课。性格爽朗的她,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这样,就给她们宿舍的上空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孙玉兰所在的宿舍有七个人组成,从高二到现在,她们已经在一起有一年多的时间了。“203”宿舍,可以说汇集了32班最有特点的几个女生。这里首先要提到的就是宿舍长杨喜春,她是班上的宣传委员,来自渔乡,不但学习好,而且人缘也好。白野,“203”的副宿舍长,有着一副“天鹅绒般的嗓音”。如果看到她甜美的脸庞,你会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但当她转过身去,你便会感觉到:那是一个忧郁的背影。白野,一个32班男生最想了解,却又总也猜不透的“谜”。翟子明是全校有名的疯丫头,而她的古道热肠最终使她赢得了全班男生和女生共同的热爱。肖秋颖,是32班的班花,被男生们评为32班最善良的女生,也是32班许多男生心目中的白雪公主。何三梅是个悲观主义者,有时又似乎很想得开。“人的命天注定”是她的人生哲学。而她的那副高度近视眼镜,使她看上去更像个学者;再加上说起话来总喜欢引经据典,因此,同学们送她外号“教授”。这里最后一个要提到的便是苏雨。她手里经常拿着一件灰色的毛衣或毛裤,不是拆就是织,这和中学生的身份很不协调。脸上抹得紫罗兰粉底目的不明,好像不是为了增白,而是要把整个脸掩盖起来,大概是决心使这个高低不平的家伙永不见天日了。

       星期二中午放学,“203”宿舍的同学们陆续地从教室和伙房回到宿舍。空气依旧沉闷,只有翟子明独自哼着小曲。

       “玉兰,吃饭了。”肖秋颖轻声地说。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孙玉兰勉强地答话。

       “哟,吃饭还用人求啊?”苏雨放下手中正在织着的毛衣,斜着眼睛溜下床。

       “你怎么这么说话,谁还没有情绪低落的时候。”肖秋颖不满地噘起小嘴。

       “她情绪不好,也不能总给别人添堵!”苏雨洗洗手拿起一个包子,那是她要白野给她捎回来的。

        “呸,这全屋里的人还有谁比你更堵心人!”翟子明朝着空气狠狠地啐了一口。

        “你……”苏雨刚咬了一口,便被包子噎住了。

        孙玉兰紧紧地抿住了嘴唇。

 

                                  

       

      谁也没有料到,差等生苏雨竟能写出这样出色的作文。

       “难道她这个对人冷漠得快要死的人,竟对她的母亲怀有如此深厚的感情?”翟子明悄悄地对着白野的后背说。

        “写作文就是要有真情实感,”丁老师庄严地扫视了大家一眼,接着用家乡味很浓的普通话念道:“您是清澈的小溪,我就是溪中的一条小鱼;您是那广阔的大地,我就是地上的一棵小草;您是无垠的蓝天,我就是天空中飞翔着的一只小鸟……”

        “您是一号的混蛋,我就是头号的傻瓜!”突然,一句怪声怪调的句子从一个角落里飘出来。

        同学们意外地愣了一下,接着便“哄”地一声大笑起来。

        “霍青山,请你马上从这个教室里消失!”丁老师气得忘了说普通话。

        苏雨一下子趴到桌子上。霍青山望了她一眼,把手插在口袋里晃了出去。

        同学们又小声地笑起来。白野没有笑,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霍青山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平时不喜欢说话,更不知笑为何物,却来不来地就找一回女同学的麻烦……

        “进来!”丁老师看到霍青山站在门口的样子,气得黑眼珠闪亮地在镜片下晃来晃去,“平时看你挺老实的,真没想到……”

        “没人要的孩子就是不正常!可怜人必可恨!”苏雨抬起头,脸色煞白。

        这是怎么回事儿?白野睁大了眼睛。接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霍青山一个箭步从门口冲进来,挥起拳头向苏雨打去。说时迟,那时快,坐在苏雨身后的司马秋一挺身,挡在了苏雨的前面。

       “班——长!”霍青山大叫了一声,转身跑出了教室。

        “给我站住!”一时惊呆了的丁老师怒吼道,“反了你呀,跟我去办公室!”

 

                                        

     

      同学们上体育课去了,孙玉兰的脸色又有些难看。为了陪她,白野找了个理由没去上课。

        “玉兰!”突然,翟子明风是风火是火地闯进教室,“高老师有请!”

        “找我?!”孙玉兰愣住了。

        “快走吧,还有白野!”翟子明不由分说地拽起两个人就走。

        操场上,同学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孙玉兰迷惑地站在高老师的面前。

        “孙玉兰,回到同学们的队伍中吧。”高老师庄严地宣布。

        “好!”同学们鼓起掌来。

        肖秋颖笑嘻嘻地把孙玉兰拉到自己身边。

        “同学们,今天我和翟子明同学给大家表演一场独特的排球比赛。”

        “整个比赛过程,我和高老师只用右手。请大家观战!”

        同学们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赛事很快拉开了。翟子明身着红色的运动服是那样的英姿飒爽,高老师一袭白色的运动衣显得更加精神焕发。

        只见翟子明把地上的一个排球用左脚慢慢移到右脚上,然后轻轻一挑,待它落到头顶上方,用右拳猛地向高老师砸过去,“接球!”她高叫道。高老师那边早已拉开架势,看球飞过来,一个高空跳,右拳如闪电,排球旋转着又向翟子明这边飞回来。

        “漂亮!”李尧舜带头鼓起掌来。

        比赛进行了十多分钟,同学们不断的掌声和喝彩声在操场上空回荡。正当气氛最热烈的时候,高老师突然接住飞过来的排球走到同学们面前。

        “同学们,”他望着大家不解的目光,“今天我们这场比赛不单纯是为了比赛,而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

        “一个关于困难的问题。”翟子明也走过来。

        “孙玉兰同学,”这时高老师把目光转向孙玉兰,“你说你不能打排球,其实要想做还是能做到的,一位有名的残疾运动员说过:‘不能憎恶上帝剥夺了我们什么,而要感谢他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虽然说能做到,但高老师和子明每天都要起很早去练球。”肖秋颖的眼里泪光闪动。

        “谢谢高老师!谢谢子明!”孙玉兰的声音哽咽了。

        “好了,玉兰,在你今后的人生道路中或许还会遇到类似的困难,希望你能记住这名运动员的话。”然后,高老师又把目光转向同学们,语重心长地说:“同学们,你们也一样!”

        “高老师万岁!”操场上一片欢腾。

        高老师望了翟子明一眼,会心地笑了。这是32班的同学们第一次看到他笑,这一笑,让他们一下子想起了他的另外一个名字。“阿兰德龙,我们爱你!”他们高叫道。

        “谢谢你们!”高默生老师被高三(32)班同学们的热情感动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吕振杰,女,1970年3月3日出生于河北省黄骅市齐家务乡三科牛村,中文专科毕业。自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全国各级报刊。出版个人文学专辑《吕振杰作品选》、长篇小说《女人茶》、访谈集《大洼文脉》等。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自1998年开始担任黄骅报社文学编辑至今。


演播简介:李东君,女,国家一级播音员、 导演、黄骅电视台播音协会会长。多次在中国传媒大学深造。多年来一直担任主持人大赛、演讲比赛、歌手大赛、国学诵读赛事评委。她的播音、演讲、朗诵、导演作品多次在省市获奖。朗诵作品还得到导师张家声的高度评价。荔枝FM播客“东珺读书”深受听友喜爱。热爱艺术,酷爱诵读。是一个谦逊的、执着的资深诵爱好者,相信诵读是最低调的奢华


编辑:张潇誉

关注黄骅渤海在线二维码,获取黄骅最快,最新的新鲜事/家乡摄影美图/黄骅微电影/黄骅房产楼盘信息/求职招聘信息/ 渤海在线二维码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